122 神秘女人(1 / 2)

茶楼还真的喝酒?刘小方愣住了,怔怔地看着进来的三个姑娘。她们一袭低胸旗袍,面若桃花,妩媚多姿。

见刘小方有点紧张,戴海奇怪了,说:“不会吧,小方局长好像没见过这样的场面,有些怯场?”

这样的场面,作为招商局副局长的刘小方当然见过,也经历过。不过,他不喜欢参与,也不习惯参与,即使参与,也是逼于无奈。当然,今天这个场合,他不能回避,必须参与。

听戴海这么问,刘小方支吾着说:“哦,这几天我水土不适,看到酒就有点紧张。”

只要不是紧张女人,其它问题好说!陌生男人大手一挥,招呼三个姑娘过来。

于是,姑娘们以一对一的形式,各自选了一个男人陪酒。喝了几轮酒后,陌生男人开始有了几分醉意,笑眯眯地看着敬他酒的姑娘,说:“小美、美人,你是不是黄花女?”

男人与女人之间,哪有这样对话的?刘小方一听,心里就是一咯噔,为那个姑娘害臊起来。没想到那个姑娘一点也不怯场,她给陌生男人又倒上一杯酒,媚笑着说:“等下您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嘛。”

对对对陌生男人端起酒杯,朝戴海、刘小方说:“来、来,喝、喝再喝一杯,等下试一试哪、哪个个姑娘是黄花货。“说完,他咕咚咕咚把酒灌了。

戴海也不含糊,马上把酒喝了。不过,他没正眼看陪她喝酒的姑娘,倒是看着刘小方,看他如何收场。

走,有失礼节不走,有失自己的道德标准。刘小方确实不知道该如何收场。陌生男人已经醉了,而且是大醉,要不然一个被自己称作是长的政府官员,怎么会说这样露骨的话,做这样露骨的动作?醉了,绝对是醉了!刘小方一边安慰自己,一边思量着怎么处理。

“帅哥,等下你也来试试我,怎么样?”旁边劝酒的姑娘暧昧地推了一下刘小方,嗲声嗲气地说。

这样的问话刘小方很不习惯,可是他又必须听,因为,任何不好的表情都有可能影响长对自己的印象,从而影响审批手续的正常通过。突然,他计上心来,一把揪住那个姑娘,捏着她的嘴巴,说:“现在就要试试,看你是今日黄花还是昨日黄花?”说完,他端着酒就往她的嘴巴里灌。

咳咳咳姑娘的脸憋得通红,一脸难受状。这下,她只有喘气的份,没有开玩笑的份了。

看着她的可怜样子,刘小方一阵快意。

哈哈哈!陌生男人连连大笑,指着刘小方说:“小、小方局长,你一点也不懂怜香惜玉,这样做是不会讨女人喜欢的,女人是用来宠的,怎能用这种暴殄天物的方式侍弄,看我怎么调教调教你。”

说完,陌生男人拿过那个茶叶盒子,慢慢地把包装盒去掉。包装盒去掉,毛尖茶洒落一地,露出一个花瓶。不过,这个花瓶与一般的花瓶不同,为白底青花,显得很破旧,不像是新的。

凃主任怎么搞的,居然把这么一个破花瓶放到茶叶盒里?最先惊讶的是刘小方,他很不了解凃四局的做法。接下来惊讶的是戴海,他想刘小方行贿的东西也太不够档次,居然把一个旧花瓶当作贵重物品在送。

只有陌生男人,依然笑眯眯地,拿起那个破花瓶,看了又看,好像真是一个宝贝。

“长,这个花瓶,我、我不是故意的”刘小方开始燥热,脸开始烫,手不知往哪里搁。是啊,这么一个破花瓶,让长爱不释手,太难为情了。

“来,宝贝,让你感受感受一下这个瓶子的魔力。”陌生男人把旧花瓶送过去,让敬他酒的姑娘瞧瞧。

那姑娘哪里看得出什么名堂,眉头一皱,说:“陈哥,您是不是真醉了,拿这么一个破玩意给我们看?”

“青花瓷,青花瓷,你不懂,你们也不懂!”陌生男人有点失望,摇头叹息。

什么,那是青花瓷?刘小方就是一惊,有点不相信。他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个破花瓶,觉得陌生男人的话好像不假。因为这个瓶子,他见过,那是在凃主任的家里。那次,只有他到他家去做客,凃主任把一个旧花瓶拿出来,说:“小方呀,这是我家祖传下来的宝贝,叫青花瓷,传到我的手上有五代了。”

青花瓷是一种很值钱的文物,一般的也值好几百万,要是极品,价值连城呢。在天王级歌星周杰伦的歌曲青花瓷的宣传下,青花瓷更成为收藏家喜好的东西。为了办成事情,没想到凃主任把祖传的宝贝青花瓷都拿出来了,刘小方鼻子一酸,真想大哭一场。难怪陌生男人前后判若两人,原来是青花瓷起的作用!

最新小说: 宠妻狂魔:大将军,轻一点! 我居然是豪门弃少 宋少帅,别来无恙 变身学园都市之心理定规 天才捉鬼师 千玄录 花晨月夜 神的刀砍向神 龙武战神 我穿成小说千亿反派继承人